戰獒的故事

比九狗一獒更厲害的,
在藏區有著最崇高地位的,
叫---戰獒!

戰獒類似於傳說中菩薩的坐騎,
是最具智慧、最忠於主人、
最具攻擊性和最有戰鬥力的獒。

 

能容納三千名學員的大課堂,

在開課那天,來了不到五十人,

稀稀拉拉地坐在教室周圍,

偌大的教室顯得空曠而過於靜肅。

 

 方新並不在意,

本來選修這門專業的學生就少,

他們根本不知道這門學科的價值和意義,

他用獨有的詼諧開課道:

「今天,該來的同學都來了,」

他指著正對後方睡覺的同學,

「不該來的同學也來了,

真是已經超過我的預期值了。

我知道,

我長得不是十分帥氣,

聽說昨天教生物的Miss朗,

那位三圍有些誇張的女士上課,

同學們把教室都擠滿了。」

 

 現場氣氛稍微輕鬆了些,

方新話題一轉,道:

「我知道,

很多人認為我的研究課題太單一,

也太簡單。

研究什麼,狗嘛,

 狗有什麼好研究的?

滿大街都是,有大的,有小的,

有汪汪叫的,有咬人的。

有沒有同學覺得,

自已對狗沒有什麼瞭解,

還需要學習?」

 

 台下竊竊私語,

但是沒有一人承認自已對狗一點都不瞭解,

方新微微一笑,

說道:

「那好,我就考考大家,

先來個簡單的,這裡有些幻燈片,

請大家告訴我,這些狗的俗稱。」

 

 一連十幾張幻燈片,

竟然沒有一人說出那些狗的名字,

大家看狗都是狗,

誰知道什麼狗是什麼狗?

方新想了想,道:

「這個問題或許是太專業了,

我們問個簡單的,

據你們所知,

世界上最兇惡的狗是什麼狗?」

 

 課堂氣氛頓時熱鬧起來,

有人說狼犬,

有人說獵犬、牛頭犬、

西伯利亞犬、愛斯基摩犬,說什麼的都有。

方新注意到,

在眾說紛云時,

課堂中間坐著一個大個子,

一言不發,臉上帶著輕蔑的笑意,

那是方新第一次注意到卓木強。

 

 方新待大家說得差不多了,

才放出藏獒的照片,

一頭純種的獅頭形鐵包金,

台下馬上有人叫起來了:「這是獅子!」

 

 那個時候,

獒犬根本還沒有被熱炒,

知道藏獒的人更是少得可憐,

方新教授道:

「這,才是世界上公認的最兇猛的犬,

牠的名字,叫獒。」

 

 他轉身在黑板上寫下一個大大的獒字,

接著道:

「這種犬,產於我國青藏地區。

體形最好的獒犬,在黃河的第一個彎口,

一個叫河曲的地方,

這隻獒,

就是一隻體形標準的河曲獒。

而最兇狠、最忠護主人的獒呢,

產於西藏達瑪縣附近,

那裡是高原的一個高點,

地理環境十分惡劣。

關於獒的說法,

有很多種,

按照康熙大字典的解釋,

獒者,犬四尺為獒,

性凶,護主,能鬥猛獸。

通俗地說,體形高大、

兇悍好鬥並且忠心護主的犬,就稱做獒。

藏人煙稀少而猛獸多,

藏民們養獒是為了看護羊群,

抵禦兇惡而狡猾的高原狼,

當地有一說,一獒抵三狼,

一頭好的獒,可以獨力對抗三匹惡狼。」

 

方新教授打開話匣子,

開始口若懸河地述說起有關獒犬的種種故事來,

學生們也都聽得津津有味,

沒想到世界上還有這麼奇異的犬,

還有這麼多傳奇的故事。

方新教授正說到興處呢,

中間那個大個子道:

「我想問,獒裡最厲害的又是什麼呢?」

 

同學們又都停下來,

沒想到獒還要分等級高低,

還有厲害不厲害之分。

方新也對這位同學另眼相看,沒想到,

還有同學考起老師來了,

他當然不會示弱,

當即道:

「這位同學問得好,不錯,

獒也有種屬之分,也有血統之別,

就目前的研究,

獒類從藏區分散到東歐,北歐、

現在初步統計,

共有三種五屬十一個大系,

其中,體格較完美的獒我方才已經說過了,

是河曲獒,而最好鬥、最犀利的獒類,

應該是黨項獒,

但是由於血緣上的近似關係,

牠們的速度、體能、爭鬥本能,

都相差不大。所以,

藏區,只有在藏區,

才有比別的獒更厲害的獒犬,

那不是天生的,

是人為馴養出來的,

藏民稱九狗一獒,便是如此了。」

 

這一來,

同學們都更有興趣了,

都想聽聽「九狗一獒」到底是怎麼回事。

方新教授道:

「那是一種殘酷的競爭選擇,

為了得到最優秀的獒,

往往將十隻同樣年紀的幼獒放在一個窖坑內,

沒有食物,或許只有極少的食物,

僅夠一隻獒吃的,這十隻獒,

必須經過殘酷的競爭,

最後只能有一隻獒活下來,

牠要麼靠每次搶到少許的食物,

要麼就必須吞食同類。

你們都知道,

犬是狼類繁衍來的,

牠們身體上還保留著不少狼的特性,

在狼的家族中,

便有這樣的規矩,

同一群體中,

活著的狼是同類,

一旦死亡,那便是食物,

特別在極寒地區,

這種狼的特性更表露無遺,

西伯利亞狼群,

之所以兇悍、強大,無所不為,

就是因為牠們有這種可怕的生存理念,

才能在最殘酷的自然環境面前得以生存進化。

那唯一活下來的獒,

便是傳說中的獒中之獒,

因為牠擁有了最堅強的生存意念,

最頑強的生命能力。」

 

方新教授自認為已經說得很有說服力了,

台下的同學們如痴如醉地聽著就是證明,

可是,

他抬頭看看,

那坐在中間的大個子,

依然帶著一絲輕蔑的笑容,

那種微笑,

讓方新感到很不自在。

他想了想,

哦,是了,

還有另一種說法,

那是藏區某些地方秘傳的說法,

這個說法,

連很多西藏本地人都未曾經說。

 

他又說道:

「關於九狗一獒,

還有一種說法,

那便是天授神獒,

這種說法,

更神秘、更殘酷、更偏遠,

也……更古老。

藏獒也是犬類,

牠們和大多數哺乳動物一樣,

每胎產崽四至六隻,

只有極少數能達到七隻,

如果說一次產到八隻,

那就是鳳毛麟角了。

可是,

當一隻母獒一次產下九隻小獒時,

那麼,其中一隻犬,便會成為神獒。

母獒最多只有八個乳頭,

也就是說,

總有一隻獒吃不到母乳,

那麼最後,

便如人為製造九狗一獒的環境一樣,

這次是天定的,

其中將有一隻幼獒,

吃掉牠的八個兄弟,

最後,

牠會吃掉牠的母親,最終成就獒中之獒。

傳說這種獒,

性情極為猛烈,

成年之後,

能獵食灰熊,

整個高原上,

牠將取代高原狼和極地虎而成為食物鏈的終端。

但是這種傳說,

流傳範圍並不廣,而且,

根本就沒有人能考證這種事情,

所以,一直以來,

人們都只是把它當做一個傳說。

比起這種殘忍的傳說,

我個人寧願相信人為製造九狗一獒的說法。」

 

說完這個傳說,

方新教授總算看到,

那名同學露出了對自已知識的讚許神情。

可是,

接下來,那名同學又問他一個問題:

「那麼,請問教授,

比九狗一獒更厲害的是什麼呢?」

 

方新教授先是凝視天花板,

隨後目光盯住那個大個子,

似乎並不願意提起那個字眼,

最後才緩緩地道:

「不錯,

比九狗一獒更厲害的,

在藏區有著最崇高地位的,

叫---戰獒!」

 

方新話音一落,

馬上有同學忍不住低呼起來。

方新繼續道:

「所謂戰獒,顧名思義,

用於戰鬥的獒犬。

戰獒在藏區的地位,

類似於我國古代神話傳說中菩薩的坐騎,

身份等同於泰國的聖象,

這種東西,

只有藏區地位最崇高的人才能飼養,

普通百姓是不可能有也不敢有的。

戰獒,實際上就是九狗一獒,

這種經過上天或人力嚴格挑選的獒中的精品,

加以歷代養獒高手的經驗,

被訓練成最具智慧、

最忠於主人、
最具攻擊性和最有戰鬥力的獒。

我舉例說明,

狼犬,

同學們肯定多少都見過,

警犬,

大家也都知道,

警犬中大多數就是狼犬,

可是一條普通的家養狼犬和一頭警犬博鬥的話,

就算體形、身高差不多,

但是警犬獲勝的機率卻大很多。

因為牠們經過嚴格的訓練,

知道如何發動攻擊才是最有效的。

其實說白了,

就和我們人一樣,

同樣都是人,

卻有運動員與老百姓之分,

比如叫你去和舉重冠軍比舉重,

三個你都舉不起一個舉重冠軍能舉起的重量。

據說,

經過挑選的九狗一獒,

野性十分頑固,

是世界上最難馴服的三種動物之一,

因為牠狂傲,

要讓牠折服,

非常不易。

但是,

一旦成功馴服戰獒,

牠對主人的臣服比普通獒的忠誠還要來得堅貞,

甚至比我們的愛情故事都感人。」

 

「我在藏區考察的時候,

曾經有這麼一件事,

獵戶阿旺普才,

曾是專門為土司飼養戰獒的獵人,

解放後成為西藏狩獵隊隊長,

他就有一頭戰獒,叫多吉。

 

我進藏考察那年,

老阿旺隨隊出獵,

在路上卻不幸遇難,

當隊友把他的屍體運送回家時,

那原本被指粗鐵鍊鎖在石柱上的多吉,

突然發了瘋似地掙脫鐵鏈,

當時有六七名優秀獵手,

完全被牠那股氣勢震懾,

當場就被掀翻了三個人,

別的人不再敢上前。

牠親吻阿旺的鼻頭,

舔阿旺的額頭,

牠似乎從那冰冷的屍體上感觸到了什麼叫死亡。

多吉就那樣守著,

拒絕任何人靠近阿旺,

牠站在那裡,

如一尊石像,

如果有人試圖靠近,

牠會立起項圈上的鬃毛發出警告。

阿旺被多吉拖到門口,

多吉開始拒絕進食任何東西,

嘴裡不住地發出嗚嗚的哀嗚,

牠不知道什麼叫死亡,

但牠一直在努力,

試圖喚醒老阿旺。

五天五夜,

當最勇敢的一名獵手再次靠近多吉時,

發現牠早已經死去,

就蹲坐在老阿旺的身邊,

頭顱仰望著天。

牠那種姿勢,

多年以來,

讓我無法忘記。」

說到這裡,

方新教授有些哽咽,

台下不少同學也噙著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振羽 的頭像
振羽

先見之明的預兆

振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