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鑄奇觀

卓木強緊跟在胡楊後面,
一手扶著冰壁,
一手抓著登山包的繫繩,
小心翼翼地走著。
他又問道:
「可是,
如果冰溶洞裡到處是洞口,
那些盜獵分子不是很容易就逃走了嗎?」

胡楊道:
「所以說呢,沒錯,
冰溶洞內可以說像馬蜂窩一樣,
千瘡百孔,
但是像我們進來那樣大的洞口就很少了,
大部分是拳頭大小的陷坑。
而且,
你要瞭解這些冰蝕洞的來歷,
嘖-讓我想想。」

胡楊頓了一下,
繼續續道:
「這樣跟你說吧,
這些洞穴,
是由冰和水的相互作用,
歷經了千萬年之後,
才慢慢侵蝕形成的,

水有個特性你知道的,
水往低處流,
所以,
這裡的洞穴有一個共性,
全部是從洞口向內傾斜,
指向山腹,
就和我們進來那個洞口一樣,
出口附近是一條冰做的傾斜通道,
那些盜獵分子如果沒有登山用的冰鎬一類工具,
根本就上不去。

而從他們逃跑的路線來看,
根本是由於被追得過於緊迫,
汽車陷入了冰地坑,
慌亂中才捨去車子逃入這冰洞。
他們或許原本打算在洞內與柯克他們僵持,
沒想到我們的人越來越多,
聽到了汽車聲才往洞穴深處逃去的。」

卓木強微之一愣,
他沒想到這個看似脾氣火暴的隊長
竟然有如此清晰的思維和縝密的邏輯。
胡楊「哼哼」一笑,
彷彿自嘲道:
「怎麼?
沒想到我這個大老粗還能說出這樣一套道理兒?
大個子,
這科考並不像你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麼簡單,
開開車,
測測風,
探探水,
就跟旅遊似的,
其實我們搞科考的,
需要非常深厚的知識來作為活命的本錢。」

張立走在最後道:
「阿,
那和考古也很像阿。
我記得有位考古學家說過,
打開一棺古墓,
要先想到裡面可能有什麼,
才能找到那些東西,
不然就會被當做爛泥給處理掉了。」

胡楊不滿道:
「這可比考古困難多了,
在考古界,
你想不到裡面的東西,
最多只是得不到裡面的東西罷了!
而在我們這樣的環境裡,
如果你想不到將會發生的情況,
那麼結局只有一個,
就是以你的生命為代價。」

四人行進緩慢,
冰洞內岔路極多,
包裏洞穴的冰壁時厚時薄,
他們就如螞蟻穿行在蟻穴迷宮之中。

卓木強依然忍不住好奇問道:
「這個洞到底有多大?」

胡楊喘息著道:
「不……不好說。
弄不好的話,
整個馬蘭山冰川內部,
都能被串起來。
這馬蘭山,
是崑崙山脈的南支,
地質是古代強烈侵蝕的複雜變質岩構成,
冰川消融可形成冰面河流、
冰塔林和表磧丘陵等冰川融蝕地貌。

冰川上游為侵蝕地貌,
冰川下游為沉積地貌,
如今我們在冰川中上游腹地,
這裡的形態用我們術語來說,
大致有刀脊、冰坎、冰斗、冰刻槽,
那些深積物是冰礫阜、蛇形丘、冰水階地台地和冰水扇。

呼,總算出來了。
來,把包遞給我,
我拉你一把,
小心點,地面好像已是冰凍層,很滑。」

卓木強終於也擠出了狹窄的縫隙,
借助手電筒的光放眼望去,
不由得大叫道:
「阿---」
空曠的洞穴內傳來陣陣回音
「阿---」、
「阿---」、
「阿---」……

從冰縫中擠出,
洞穴豁然開朗,
無數的光柱透過頂壁穿射下來,
讓人不需要借助手電筒的光芒也可看清洞穴內的情況。

穹頂就像一個扣著的鍋蓋,
最高處距離卓木強所處的位置幾近百米,
厚約一至兩米的冰殼包裏在岩壁內面,
而岩壁本身則有無數孔洞,
陽光就是透過這些孔洞直達中空的山腹。

在這個冰蓋內,
無數巨大的冰柱參天地聳立著,
也有不少冰柱倒縣在穹頂,
如劍指大地。
與其說是冰柱,
它們更像是礦物結晶,
有著規整的四稜形、
五稜形、
六稜形等多種形態,
高的如槍似矛直抵穹頂,
低的有如破土春筍,
亦如花蕾初綻,
還有許多金字塔形的冰柱
尖對尖地天地相接,
被太陽的光芒透射而過,
幻化出七色的彩虹。

凍土上面覆蓋著厚厚的冰層,
卓木強他們立足的大地就像被仙人用皮鞭抽打過似的,
本該是平滑的一塊,
卻被無數巨大的鴻溝和裂縫
分割得七零八落。
那情形,
讓卓木強想像到地震後的機場跑道。

如今,
他們正站在一塊突兀的冰平台之上,
平台的外形頗似一隻將尾翼插入絕壁的展翅之鷹,
而卓木強他們正站在鷹嘴的位置。
往前只需兩三步,
就到了冰斷崖邊上,
那些裂縫小的寬一兩米,
大的足有十幾米寬,
下面深不見底,
絲絲寒氣升騰,
只能聽到類似猛獸咆哮的聲音。

而平台與平台之間,
也並非沒有路,
無數的冰樑、冰橋將它們連接走來,
但是乍一看上去,
就好像上面什麼也沒有。
這裡的冰,
如水晶般剔透,
潔淨得沒有一絲雜質,
有些冰柱直徑達數米,
但透過冰柱,
卻能清晰看到冰柱後面的洞內景色,
彷彿只隔了一層玻璃紙。

陽光在洞穴內是五彩斑斕的,
冰樑、冰橋和冰柱如蛛絲般遍佈整個洞穴,
裂縫下雪白的寒氣和波濤般翻湧在冰橋左右,
被陽光照耀,
又架起一道道彩虹。
那樣的景致,
是卓木強在夢裡也無法想像的,
他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大自然的奇蹟,
人類如何模仿得來?

胡楊隊長像在自言自語:
「很漂亮,是吧?」

卓木強道:
「恩,太美了,大自然的奇蹟。」

胡楊隊長說道:
「你知道嗎?
在西藏那些大雪山冰川中,
還有更多的奇觀呢!
我們管那些冰川洞穴叫水晶官,
另一種非凡而獨特的自然之美,
只是,
許多藏民,
在西藏生活了一輩子,
也沒有見過這樣的奇觀。
它們都是獨一無二的,
無可比擬,
無可取代。」

慕然,
有人在後面輕輕推了推卓木強,
原來是還擠在山縫裡的柯克,
他被卓木強堵得不耐煩了,
低聲道:
「強哥,別擋路。」

卓木強向左挪開一個身位,
背著包的柯克探出頭來,
兩眼頓時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
連眨眼也不會了,
足足屏息了一分多鐘,
才從嘴裡哈出第一口氣,
喃喃道:
「鬼斧神工,真是不可想像。
這,這簡直太……」

柯克還未感歎結束,
張立在後面也被擠得喘不上氣了,
拍著柯克後背道:
「怎麼啦?
前面沒路了嗎?
怎麼一個個都不動了!」

待到張立也從冰縫中擠出之時,
同樣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半晌才說道:
「我不是在做夢吧!」

「不是在做夢!」
在這流光溢彩的洞穴之中,
胡楊那鷹厲般的眼神也收斂了不少銳氣,
他平靜地道:
「這就是冰鑄奇觀,
你們知道矽酸鹽地質洞穴嗎?
就是孕育出鐘乳石的地洞,
由於鈣鹽的重水不斷沉積、滴落,
歷經數萬年後就形成了鐘乳石。

如果重水換成了純水,
而氣溫也定格在零度附近,
水一直處於半結冰、半流動狀態,
它們就會慢慢聚集,
一旦溫度低於零度,
它們就形成冰晶,
來年夏天,
溫度又恢復至零度附近,
最外層的冰蓋又向內溶解流動,
數千萬年後,
就形成了這滿是冰柱的奇異世界。
本來冰是四面體結構,
可是在低溫下發生奇妙的水分子締合
和反常膨脹,
加上一直處於冰凍狀態的分子運動效應,
竟然可以形成任意多面體結構,
僅這一點,
恐怕就會令許多研究者費解。」


胡陽低聲道:
「我一直希望,
在我有生之年,
能再看它們一次,
只需一次,
你將永生難忘。」
他拿出一台DV,
貪婪地抏取自已所能看到的每一處角落。

四人都小心地呼吸,
這大自然的傑作
總是讓人感到世界的奇妙,
自身的渺小,
冰洞奇景也如聖潔的雪山一樣,
讓人在不自覺間得到了心靈的淨化,
在它們面前,
每個人都願意低下高貴的頭顱,
內心做著虔誠的懺悔和祈禱。

卓木強看著白霧翻騰的地裂之下,
那咆哮之聲不絕於耳,
他小心且帶著一種恭敬的語氣問道:
「下面是什麼?」

胡楊解釋道:
「是地下暗湧,
說白了就是地下水。
消融的冰川透過這種方式將自身的水分
輸送到各條支流,
然後在高原上匯集成湖,
也有不少的冰河的源頭便是
以這種方式形成的。
下面到底有多深,
卻不是我們可以勘測得到的了,
但是我知道,
一旦你掉入那些冰河之中,
只需要三分鐘,
就可以讓你永久冰凍。」

胡楊轉過頭來,
犀利的眼神刻意盯著卓木強道:
「下面的冰河之水,
是低於零攝氏度而又不會結冰的,
這也是一種傳統物理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
只需用三分鐘,
它就可以浸濕你的全部衣服,
接觸到冰水的肌膚毛孔血管立刻收縮,
所有表層靜脈補冰凍,
表皮失活,拉著神經麻痹,
深層肌肉細胞失控,
你想動卻連一個手指頭也動不了,
你只能用無助的眼神看著自已的身體,
慢慢地被凍硬,僵化,死亡。」

卓木強三人心中大駭,
張立面頰不自然地僵硬起來,
以一種古怪的聲音問道:
「胡,胡陽隊長怎麼會…
…會這麼清楚?
你們,你們以前……」

「恩。」
胡楊黯然答道:
「我們看見過這樣的奇觀,
以三條人命作為代價。
美麗,
往往是伴隨著死神的……」

他想起了那些失足跌落暗湧的隊友,
站在水中那無助的眼神,
明明只差一步就可以邁出冰河,
人就僵立在那裡,
再也不見有任何動作,
唯一可以動的,
就是那雙渴望求生的眼睛。

可是,
他依舊渴望再次看見這種美麗,
它們出現在夢裡的次數甚至超過了隊友熟悉的面容,
這種美麗,
是用筆和畫無法表達的。

摘取自:藏地密碼之2:帕巴拉神廟 何馬(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振羽 的頭像
振羽

先見之明的預兆

振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