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的另一個女人

經過了二十一年的婚姻生活,
我發現一個使我和內人常保愛情火花和親密關係的新方法。

最近我開始和另一個女人約會。

事實上,
那是內人的意思。
有一天她出人意料地說道:
「你知道你是愛她的。
人生苦短,你應該多花點時間和你所愛的人在一起。」

「我愛妳呀!」我反駁。

「我知道,可是你也愛她。
也許你不相信,
可是我認為,
如果你們倆能多花些時間在一起,
我們也會因此更加親密。」

佩姬說得沒錯。

她鼓勵我去約會的另一個女人是我母親。

媽媽是七十一歲的寡婦,
自從父親在十九年前去世之後,
她就一直獨居。
而在父親過世不久,
我就到二千五百哩外的加州成家立業。

五年前,
我搬回離家鄉不遠的地方時,
我就告訴自已要多花時間陪她。
可是因為工作需要和三個小孩的牽絆,
除了家庭聚會和節慶假日,
我很少過去探望她。

我打電話給她,
說要和她出去吃晚餐、看電影時,
她很驚訝,
也懷疑我的居心。

「怎麼了?你要搬家,帶走我的孫子嗎?」她問道。
我母親是那種認為任何不尋常--
深夜電話或長子突然提出的晚餐邀約--
都蘊含著壞消息的人。

「我覺得偶爾和您在一起也不錯,」
我說,「就我們倆。」

對於我的說詞,她考慮了一會兒。

「我願意,」她說,「我非常願意。」

星期五下了班開車去接她時,
我發現我有點緊張,
我竟然會有約會前的神經過敏--
天阿,我不過是要和母親出門罷了!

我們要談什麼呢?
如果她不喜歡我選的餐廳或是電影,怎麼辦?
如果她兩者都不喜歡呢?

我駛入門前車道時,
我發現她對於我們的約會也同樣感到興奮。
她穿著外套,在門邊等候,頭髮整湯過。

她露出笑容。
「我跟老朋友說我要和兒子約會,
他們都很驚訝。」
她邊說邊進到我的車內。
「他們等不及要聽聽我們今晚的情形。」

我們去的並不是什麼時髦的地方,
只是社區一個能夠交談的場所。
我們抵達時,
母親挽住我的手臂--
一半是出自親情,
一半是幫助自已輕鬆步上通往餐廳的台階。

我們就座之後,
我必須為她看菜單。
她的眼睛只看得到大片的影像。
我唸了一半主菜的項目時,

一抬眼就看到媽媽直對著我瞧,
嘴角泛著一抹若有所思的微笑。

「你還很小的時候,都是我在唸菜單。」她說

我立刻明白了她話中的含意。
從照顧者到受照顧者,
從受照顧者到照顧者,
我們的關係已經趨於圓融。

「現在您可以放鬆下來,
輪到我來回報您了。」我說

我們在用餐時談得很投機。
沒什麼驚天動地的話題,
只是閒聊著彼此的生活。
我們聊得太投入,
以至錯過了電影開場時間。

「我願意再和你出來吃飯,
可是下次你要讓我付帳才行。」
母親在我送她回去時如此說道。我同意了。

「你們的約會如何?」
內人想知道那一晚我幾點到家。

「很好……好得超乎我的想像。」我說。

她露出她那種「聽我的沒錯吧!」的笑容。

從那一晚開始,
我就定期和母親約會。
我們沒有每星期都出去,
可是我們盡量至少一個月碰面幾次。

我們常在一起用餐,
有時候也去看場電影。
不過,我們多半只是在聊天。
我告訴她我每天工作的細節,
偶爾也會吹噓小孩和妻子的事。
她則告訴我家族的小道消息,
那是我永遠聽不完的。

她也告訴我她的過去。
現在我知道二次大戰時母親在工廠工作是什麼情形。
我也清楚了她是如何遇到父親,
以及他們如何在那一段艱辛的歲月裡相濡沫,
在電車中奠定情愛基礎。

聆聽著這些往事,
我逐漸了解到他們對我有多麼重要。
他們就是我的歷史。
那是我永遠取之不盡的泉源。

不過我們並不全然沈浸在過去裡,
我們也會談到未來。
因為健康問題,
母親為此後的日子擔心。

「有那麼多事讓我想要活著,」
有一晚她告訴我:
「我必須在孫子女們長大的過程中看著他們,
我不想錯過任何一件事。」

如同我許多在嬰兒潮出世的朋友,
我緊張忙碌,行事曆排得密密麻麻,
努力在生活中迎合工作、家庭和人際關係。
我經常抱怨光陰似箭,
而挪出時間和母親在一起,
讓我知道了放慢步調的重要性。

我終於體會到那個已耳聞千百萬次的詞彙
「優質時間」所蘊含的意義。

佩姬說的沒錯。

與另一個女人約會對我們的婚姻大有助益。
我因而成為更好的丈夫和父親,
以及---但願是---更孝順的兒子。

謝謝您,媽,我愛您。


選自「心靈雞湯- 關於女人」p.24
 作者:大衛.法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振羽 的頭像
振羽

先見之明的預兆

振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