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雷暴

早在烏雲聚集的時候,
林中那道灰色的身影,
驀然發現自已立身處的樹葉不同尋常地變得緋紅,
遠處椏梢,一隻斑藍色小蜘蛛正在飛快地收網。
他趕緊拿出自已身藏的蜂皇,
只見蜂皇在瓶子裡來回爬動,
振翅搖腹,顯得極為不安。

林中某處,
突然開出一大片桃紅色的風雨花,
索瑞斯終於也變了臉色,
喃喃道:「得先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那些冒失的傢伙,就聽天由命吧。」
回頭一看,又道,
「連螞蟻也集體出動了嗎?
嘿,看來情況比預想的還要糟糕啊。」

庫庫爾族的祭壇,
利爪帶領著他族群裡所有的英勇戰士,
跪拜在祭壇之下。
大祭師穿上了色彩豔麗的祭袍,
手持神杖,張臂仰天念叨著。
所有的人虔誠地匍匐著,
與大祭師一起,
念著那古老而神秘的咒語,
祈求他們最尊貴的神,平息這次的怒火…

而巴巴.兔,則帶領著婦女和兒童,
待在家中對神像祈願,
燃起特製的樹根香,
在煙霧的繚繞中,
企盼災難快快過去。
不僅僅是庫庫爾族,
其實幾乎叢林裡的所有部族,
都進行著類似祭祀和參拜儀式,
只是彼此之間不知道罷了。

游擊隊指揮官,
這些常年生活在叢林中的人更能理解天公要訴說的意思。
只見那長官似的人物氣急敗壞地下達著命令:
「快,所有的人收拾行裝,馬上撤離!
別管那些該死的木屋了!
叫所有的人都停下,
馬上撤離這片叢林。
該死,現在恐怕已經來不及了,
進來的時候怎麼沒想到這個問題。
這鬼天氣,變化太快了吧,
我們怎麼這麼倒楣?
韋胖子,你這個狡猾的傢伙,
怪不得不參加這次行動,
把好處都讓給我們,
哼,下次碰見,我要扒了你的皮!」

一名小隊長報告道:
「還有三支搜尋隊至今都沒有回來,我們……」
那長官道:「不要管他們了!
我們自已都顧不過來,馬上走,馬上!」
話音剛落,第一滴雨已經砸在了他的頭上……


五人被淋得好似落湯雞,
一腳深一腳淺地在泥濘地裡 半走半滑地前進,
就連在樹上控制平衡能力最好的張立 也不知摔了多少跤,
全身上下都是泥,被雨衝刷得身上白一條,黃一條,
其餘的人情形比他更糟糕。
岳限的眼睛就像水簾洞洞口,
根本就看不清洞外有些什麼了,
只是跟著幾個模糊的人影在樹林裡亂轉。
唯一的好處是,
林子裡的動物也和他們差不多,
倒是沒有什麼野獸在這樣大的雨天來襲擊他們。

岳陽道:「這雨太大了!
這樣走下去根本就不辦方向,
我說,我們是不是找個地方想辦法紮個營帳?」
他是大聲吼出來的,這樣才能壓過蓬勃的雨聲。

巴桑大聲吼道:「不行!
我們已經沒有帳篷了,
而且,就算有,這地,
你看這地還能紮營嗎?」

張立吼道:「那,
我們砍些樹搭個窩棚可以嗎?」

肖恩吼道:「沒用的,
你不可能搭起不漏水的窩棚。」

天空突然閃過一片雪亮,
那些蘊藏在雲層深處的巨大力量,
似乎已經找到了宣洩的出口,
巴桑抬頭吼道:「而且,
你搭窩棚,那等於是找死!」

張立吼道:「為什麼?」

巴桑朝天一指,吼道:
「它來了!雷暴!你看清楚了!
這可能是你一輩子也見不到的大雷暴!
別走啦!找一個沒有大樹的地方,
我們只能趴在泥水裡避開雷暴!」

可是放眼望去,
周圍哪有一塊沒有大樹的地方阿?

天空中的墨雲,
突然變成了一頭寬十幾公里,
長數十公里的史前巨獸,
成千上萬的藍色觸手,
鞭笞著它身上的一切事物;
下一個瞬間,又突然全部消失了,
只留下焦土和煙味。

就在你認為一切都已經過去的時候,
那些紫色、藍色的觸手,
又突然刺出,肆虐著這片土地。
它憤怒的咆哮,
那絕不是地面上的任何生物所能發出的嘯聲。
那是一種讓所有生命顫慄,
讓大地顫抖的嘯聲。

「轟」的一聲,
一棵高達百米,
需八九人才能合抱的參天巨樹,
就在五人眼前筆直地倒下,
那些哪怕用雪鋸也需要大半天時間
才能鋸斷的林中巨人,
只被那觸手輕輕一拂,
竟顯得如此弱不禁風。
先前張立、岳陽一直想不明白,
有些大樹看起來鬱鬱蔥蔥,
生命力勃發,
怎麼會橫倒在路中央,
現在總算明白了。

當觸手拂過之後,
緊接而來的就是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那聲音傳來,
如果不立即掩住耳朵,
可會令人頭痛欲裂。
空氣中瀰散著氮氣的味道,
巴桑突然想起什麼,
大叫起來:
「快,趁鋒雷暴還沒到來之前,
把刀扔掉!還有什麼金屬品沒有?
統統扔掉!趴在地上千萬別動,
不要被蜘蛛閃電掃到了。」

五把刀盡可能遠地扔了出去,
肖恩的刀剛離手,
就看見一道閃光擊中了一那刀,
它們如同蓄積的能量,
將那把刀包裏在中心,
形成一個閃著光亮的大球,
朝樹林方向緩緩橫移。
那顆球直徑有兩米左右,
如同一顆明珠,
將黑森林照得如同白晝。
趴著地上的人張大了嘴巴,
任由雨水落入口中,
這種奇特的自然現象如此近距離地出現,
令人咋舌。

張立呆呆道:「那……那是什麼?」

巴桑和肖恩同時道:「球狀閃電,那是球狀閃電。」

球狀閃電像漂浮在空中的巨大水母,
藍色的觸手在它體內扭曲延伸,
它走過的地方,
與它空隔十幾米,
地上卻如被炙火烤過一般,
地面乾裂,草枯藤焦。

又一棵大樹擋在它的面前,
它溫柔地包裏上去,
劈啪如同電線斷裂的聲音,
一陣紅色的光芒耀眼閃過,
那棵大樹也逃不掉被摧毀的命運,
轟然倒地,並燃起了熊熊烈火。
球狀閃電也隨之消失,
肖恩的刀被熔成一個形狀奇怪的鐵球。

千萬的觸鬚又一次橫掃大地,
無數的火花冒出,
這片叢林如同煉獄,
煉獄裡的所有生物都接受著懲罰火焰的炙烤。

可怕的雷暴持了近半個小時,
才挪動巨大的身軀,
遠離了五人所在的地方。
五人總算見識了大自然的憤怒,
那種狂暴的氣息。

一切就像被戰火洗禮過的戰場,
高聳入雲的樹木被劈得東歪西倒,
隨處可見的火舌,
很快被滂沱的雨熄滅,
只留下陣陣焦臭和青色的煙;
還有些地方,
火勢竟隨著雨水越長越大,
就像兩隻巨獸,都想壓制住對方,
一時僵持不下。
肖恩看見,
一隻螞蟻艱難地爬上一片在風雨中飄搖的落葉,
很快又被雨水衝刷得不知去向,
濃郁的氮氣氣息令人呼吸不暢,
一切都是破敗蕭條的景象。

巴桑艱難地從泥水裡爬出來,
拾起他倖免於難的刀,
重新插回腰間,
憤怒地仰望著天,
那一刻不停的雨已經打得他有些頭痛了。
終於,他又頹然低下了頭,
像隻鬥敗了的野狗,
毫無生氣地歎道:「走吧,
總得找個可以避雨的地方,
否則沒法挨下去了。」

可是,在這大雨傾盆的叢林之中,
該朝哪個方向走呢?
走哪裡才能避開雷暴區呢?
五人都沒了主意。
這時,前方的林中,
在火焰燃燒最激烈的地方,
滾出一個大火球來,
五人狼狽地避開火球的線路,
聞到陣陣肉香,
待那火球又滾出十幾米遠,
火勢漸小,
他們才看清火球的真相。

約莫有數百萬隻螞蟻,
緊緊包裏在一起,
相互咬住同伴的身體,
一層又一層,
裏成了一個碩大的蟻球,
最外層的兵蟻,
用身體在烈火中炙烤,
被燒焦,直至灰,也絕不鬆口。
從火焰的包圍中逃脫,
牠們又迅速解體,
分化成整齊的隊伍。
死者的屍體被雨水衝刷,
大批的部隊朝樹幹遷移,
在球體的最中心,
是腹部蠕動的蟻后,
被兵蟻們抬進了新的地方。
雖然犧牲掉了大半,
但是,族群沒有被滅絕,
希望被保留了下來。

看著從火中逃生的螞蟻,
卓木強突然有了新的感悟,
但這種感覺在胸中湧動,
不知道該如何表達。
五人都被這壯烈的犧牲所震驚,
肖恩呢喃道:
「牠們很快會在這裡開鑿穴居,
建立新的王朝,真是頑強的生命阿。
大自然很奇妙,不是嗎?」

「是阿。」張立答道,
「只要希望還在,牠們很快又會繁盛起來的。」
雨水衝刷著他的眼睛。

雷暴之後的暴雨,不見減小,反而有增大的趨勢。
四周都是白花花的雨水,
在雲層的斑瀾閃光照射下,
又映射出各種夢幻般的色彩。
卓木強等四人感覺到,
自已背上彷彿不只背負十公斤的重量,
而是一百公斤的東西。
在暴雨的壓制下每個人都要十分用力,
才能艱難地抬起頭來。

半小時後,
雨勢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巨大的轟鳴聲,
就彷彿耳邊貼著無數瀑布,
地上濺起的水花,
相互碰撞形成了水霧,
足足有一米多高。
五個跋涉的人,
頭頂著太平洋倒灌的水,
腳踏在氤氣的雲端,
在黑夜籠罩的叢林中,
漫無目的地前進,
他們此刻什麼也不想,
只想找一個沒有雨,
不,找一個看不見水的地方!

走了幾步,
岳陽又一次滑倒,
他掙扎了兩下,
竟然沒能爬起來,
整個人都埋在水霧之中。
看見這種情形的張立,
趕緊去扶了他一把,
岳陽捂著自已胸口道:
「我胸口好悶,我感覺不能呼吸了。」

張立沒有了嬉笑,
表情嚴峻地告訴岳陽道:
「雨太大了,我們都有這種感覺,不是你才這樣。
你該不會撐不住了吧?傷口怎麼樣?不要緊吧?」

岳陽道:「沒事,
巴桑大哥的傷口比我嚴重得多吧,
這雨到底什麼時候停阿?」

張立瞥了一眼岳陽,
他腿上的傷口已被雨水泡得發捲了,
就像一塊腐肉,張開了三張嘴巴。

「這雨到底什麼時候停阿?」
同樣這樣問的還有卓木強,
他不知第幾次跌倒,
靠著一棵樹爬起來,
問巴桑。

巴桑將受傷的手臂橫藏在腰腹下,
儘量不被雨水打到,
木納地答道:「不知道,
或許一二十分鐘以後,或許一兩天,或許……」

他不敢再說下去,
這片叢林鄉們到來前,
到底已經有多少天沒下過雨了,
這次又準備下多少天呢?
根本沒個準,
但是巴桑知道,
如果讓這樣大的雨再淋幾個小時,
恐怕人都會變瘋的。
突然,樹梢躥過一隻夜猴,
牠也在狂暴的風雨中奪路而逃,
肖恩大叫道:「快,
跟著牠走!牠走不快的!」

五人朝著夜猴的方向奔去,
消失在茫茫的風雨之中,
天一如既往地呈墨汁黑。

沒有白天和黑夜之分,
叢林裡彷彿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唯一的光亮,卻是呼嘯著準備摧毀一切的雷電。

雖然黑暗能讓人喪失時間的觀念,
但卓木強等人還是清楚地知道,
又過去兩天了,
他們此行的任務時間已經到頭,
雖然他們是一貫的失敗,
但沒有哪一次,
像這次一樣慘敗。
不僅在叢林裡迷失了方向,
還每時每刻都在死亡線上掙扎。
在這兩天裡,
他們遭遇了五次雷暴,
三次被困在森林火海裡等著大雨解圍,
更是無數次差點被倒下的巨樹砸中,
險些滾入泥流之中被衝走。

主角這群人…真慘阿…
但…再透露一下…這之後…還要更慘= =

他們接連遇到的是大洪水… 洪荒猛獸 
暴雨之後,有洪水…很自然…

但…洪荒之後…還遇上了天劫…
什麼是天劫…請大家來看藏地密碼…就會知道了 QAQ

 

P.S.如果有錯字、漏字,麻煩請和我說一下,謝啦~ 2013/6/2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振羽 的頭像
振羽

先見之明的預兆

振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